95后调音师钢琴大赛拿大奖-中国乐器协会 

微信服务号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音乐教育>95后调音师钢琴大赛拿大奖

95后调音师钢琴大赛拿大奖

发布时间:2023-09-04

(转载本网新闻 请注明出处!)

落座,深吸,低首。眼睛扫琴键,手指按上,随着双手的激烈起伏,一首轻松活泼、富有节奏的《土耳其进行曲》欢快响起……音乐厅里,众多专业人士沉浸其中。当苏军高高扬起左手时,演奏戛然而止,掌声久久响起。
这是最近在杭州举行的2023年浙音·德清国际钢琴音乐节比赛现场的一幕。凭借精彩演绎,这曲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征服了现场的评委。苏军摘下了业余组的银奖,入围今年10月的决赛。这是苏军首次参加这样高规格的正式比赛,也是第一次拿奖。而他的身份居然是钢琴企业普通的调音师。

今年28岁的苏军是云南楚雄州的苗族小伙,3年前加入湖州德清洛舍镇的浙江乐韵钢琴有限公司,当起了“乐器之王”钢琴调音师。
每天,面对88个琴键、200多根琴弦、8800多个零部件,他装上止音带,校对好标准音,再敲击琴键、皱眉聆听,一边手持扳手,慢慢调整着弦轴钉的松紧。
苏军是个有心人,展厅里的20多架钢琴,苏军都练习过曲目。但展厅里的钢琴要售卖,苏军怕自己长时间的练习,会让指甲刮花琴键,便又找了一间堆放杂物的仓库,里面那台漆未上的实验用琴,成了他的专用琴。
“一天练6个小时,2个小时基本功,2个小时练之前学过的曲目,最后2个小时再练新的曲目。”每到下班时间,这间陈旧的仓库里总会有钢琴声起,余音袅袅。
仓库里没有空调,他也不觉得热;没有电灯,他就打起手机灯光,用来照亮琴键和乐谱;钢琴走音了,他便自己用工具校准,每次练习,都是汗湿全身……
说起这次比赛,他笑道,瞒着厂里报名参加的,也是100多位参赛选手中唯一纯凭自学的选手。此前,他只参加过洛舍镇上办的钢琴赛。“能拿到银奖,入围决赛,我终于证明了自己。”苏军说。

14岁那年,苏军第一次见到了钢琴。那一年,苏军首次去剧院看了演出,也迷上了那台琴键酷似手风琴的“大家伙”发出的声音。
但是,苏军家里是靠种蔬菜为生,家里兄弟姐妹6个,他最小。父母每天忙着菜地和工厂,价值上万元的钢琴,成了苏军当时的梦想。
然学琴的想法,却在他心底埋下了种子,并悄悄发芽。到了高中,他终于有了练琴的机会。
“那时偶然路过音乐教室,看到了一架废弃的旧钢琴。我就走进去练琴,一周大概有三天的时间去练琴,一开始是晚饭后到晚自习的半个小时,但经常一练就忘记了时间错过自习,检讨书也写了一沓。”也因为“不务正业”而常被老师责备。
高中毕业后,苏军凭着自己的声音条件考入了云南艺术学院声乐系。同系的朋友经常带着苏军去看钢琴演出,苏军也学会了在网络上“拜师”。
当练习开始走上“正轨”,他才意识到这条路有多难走,“手指条件没有别人这么优越,一度想过放弃转学吉他。”
是朋友和老师的支持,让苏军坚持了下来。“对我来说,钢琴是最好的陪伴。无论是父母、同学还是朋友,都只能陪伴人生的一个阶段,只有钢琴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

除了调音师、最近他在厂里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钢琴老师。乐韵钢琴里有来自五湖四海的职工,一到暑假,厂里的孩子特别多,苏军就负责教他们弹钢琴。
“看到他们的手指在琴键上的样子,我都会想起小时候的自己。”苏军说,“因为我知道,没有一家钢琴厂,职工的孩子会有这种学习钢琴的机会。”
德清洛舍镇,是一座水乡小镇,自古以来就享受着鱼米之乡的安逸和富足,这里自古出木匠,以盛产能工巧匠而闻名。
上世纪80年代,这座小镇开始与钢琴结缘,素日耕种的农民造钢琴,不再是天方夜谭。直到今天,中国每八架钢琴中就有一架产自这个人口不足两万的小镇,洛舍也从鲜为人知的弹丸之地发展成为中国钢琴之乡。
“最近我们正在积极联系各方,组建起我们自己的乐队。”公司董事长金文英说,“每一台琴都有它独特的个性与魅力,但是共同弹奏,就能成就一曲天籁。”(潮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王力中 徐晟昱)

杂志期刊

2024年第1期

防伪码查询
品牌查询
钢琴调律师
提琴制作师
个人会员(特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