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长: 安 志
名誉理事长: 王根田
秘书长: 曾泽民
   
副理事长:  
中国乐器协会 齐建平(常务)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 王国振
广州珠江钢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李建宁
泰兴凤灵乐器集团 李 书
上海艾克斯尔乐器音响有限公司 刘卫国
上海知音音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朱文玉
天津市津宝乐器有限公司 刘运斌
宜昌金宝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吴天延
河北金音乐器集团有限公司 陈学孔
海伦钢琴股份有限公司 陈海伦
北京乐器研究所 陈晋武
上海钢琴有限公司 杨盛惠
武汉艾立卡电子有限公司 张 琳
中央音乐学院提琴制作中心 郑 荃
上海华新乐器有限公司 林伯龙
森鹤乐器股份有限公司 罗建峰
北京星海钢琴集团有限公司                祝宁伟
得理乐器(珠海)有限公司 盛子斐
广东声凯乐器有限公司 黄志康
四川盛音乐器有限公司 黄茂强
大连铜管乐器有限公司 焦永达
功学社(天津)商贸有限公司 蓝汉民
吟飞科技(江苏)有限公司 范廷国
广州红棉吉它有限公司 何志强
河北乐海乐器有限责任公司 宋从甲
 
常务理事:  
北京中加海资曼钢琴有限公司 王树清
北京华东乐器有限公司 刘云东
中国音乐学院 韩宝强
中国乐器协会钢琴调律师分会 冯高昆
河北秦川文体乐器有限公司 秦传功
天津华韵乐器有限公司 罗松森
河北省怀来锣厂 张全富
饶阳北方民族乐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 杨俊朋
饶阳成乐民族乐器有限责任公司 李铁成
长春新威琴行有限公司 周宝强
上海市乐器行业协会 陈惠庆
上海国际展览中心有限公司 吴江红
上海中雅钢琴有限公司 马惠中
上海国光口琴厂有限公司 周伟义
上海口琴总厂 蒋林森
苏州公爵琴业有限公司 李军华
上海音乐学院 华天礽
南京摩德利钢琴有限公司 王永和
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 田永逸
扬州华韵乐器有限公司 田步高
扬州雅韵琴筝有限公司 刘永发
扬州市天艺民族乐器厂 汪 扬
江苏天鹅乐器有限公司 陈红梅
江阴金杯安琪乐器有限公司 时建明
江苏奇美乐器有限公司 张龙贵
宁波森隆乐器股份有限公司 罗 冲
浙江中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刘为明
杭州嘉德威钢琴有限公司 陈莲琴
福州和声钢琴有限公司 池家森
烟台博斯纳钢琴制造有限公司 孙 强
鲍德温(中山)钢琴乐器有限公司 周有恩
广州市红棉提琴有限公司 陈钊明
美得理电子(深圳)有限公司 徐 俊
广州吉声琴业有限公司 梁泽敏
广州市剑胆琴心乐器有限公司 朱明江
成都川雅木业有限公司 张华君
 
理事:  
北京天力提琴制造有限公司 杨 凯
北京星海钢琴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民族乐器厂 宋从甲
北京育鹏乐器有限公司 张振州
北京华韵阿波罗艺术发展中心 姚 远
北京双喜乐器有限公司 陈祖华
北京福韵国际工贸有限公司 郭玉强
新跨乐(北京)艺术有限公司 韦凯元
北京中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王光明
北京长安乐器有限公司 马雪松
天津圣迪乐器有限公司 王玉春
天津市静海县盛兴乐器厂 王泽云
河北华声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张立根
大厂回族自治县华丰铸造有限责任公司 杨 山
上海欧亚钢琴乐器有限公司 郑明统
上海威堡钢琴有限公司 蒋维国
上海雅特曼钢琴有限公司 王永金
上海和乐钢琴有限公司 姚建芳
南京新辉琴行有限公司 刘小辉
泰兴斯坦特乐器有限公司 李荣富
扬州金韵乐器御工坊有限公司 熊立群
扬州市正声民族乐器厂 周 平
扬州天韵琴筝有限公司 李同志
江苏东方乐器有限公司 孔文忠
南京艺术学院流行音乐学院 陈重生
南京乐博乐器股份有限公司 姚广生
宁波市江北珂乐乐器有限公司 蔡赋勇
湖州华谱钢琴制造有限公司 姚小林
湖州杰士德钢琴有限公司 鲍海尔
德清县海尔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王惠忠
宁波四海琴业有限公司 何四海
宁波市北仑乐器配件制造有限公司 俞兆祥
德清县中德利钢琴有限公司 王惠林
浙江乐韵钢琴有限公司 章顺龙
杭州顺和硅橡胶制品有限公司 沈国水
杭州爱尔科电子有限公司 朱伟柳
福建省爱乐钢琴有限公司 柯松理
青岛海韵琴行有限公司 莫蓓茜
烟台金斯波格钢琴有限公司 石 波
龙口锦盛乐器有限公司 李传术
河南中州民族乐器有限公司 代胜民
河南大学艺术学院 闫学智
武汉银可可琴行有限责任公司 何 浩
国家轻工业乐器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广州) 潘绮珊
广州市大同琴行有限公司 佟伟彦
广州格利蒙那提琴有限公司 关尚持
广州艾茉森电子有限公司 刘春清
广州市罗曼士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郑晓明
贵州省玉屏县箫笛厂 姚懿洲
昆明市乐器厂 伍俊武
陕西省音乐家协会金钟琴行 张喜鹏
西安音乐学院乐器厂 黄 勇
陕西省文化物资公司 张忠民
长春大学音乐学院 王文琦
入会须知

一、凡从事乐器生产、经营、科研、教学以及与之相关的企业、事业单位,承认本协会章程,按时交纳会费,积极参加协会组织的有关活动,遵守行规行约,均可申请加入中国乐器协会,成为乐器协会团体会员。

二、申请参加协会的单位,须如实填写《中国乐器协会团体会员申请表》(用兰、黑碳素笔书写,字迹清晰工整),并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颁发的 营业执照和产品注册商标复印件 各一份

三、申请入会的单位,经审核批准后,即可成为中国乐器协会团体会员,发给《中国乐器协会团体会员证书》。

四、根据《中国乐器协会章程》的规定,会员必须交纳会费,年销售收入在 500 万元以下的交会费 500 元, 500 万元以上交会费 1000 元。

五、请将有关材料备齐后邮寄至中国乐器协会。

产业集群
当前位置: 首页 产业集群

中国乐器行业产业集群综述

 

丰元凯

 

产业集群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相对于非产业集群而言,它所表现的主要特征系从事某种产品,包括成品、零配件及相关配套产品的企业集中在某一地区进行生产和销售,形成区域性产业链。

一、 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形成和演变

某一产品的产业集群形成都有其特定的原因。全面回顾和总结一下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形成和演变过程,应当说与其他商品有着相同之处,也有着不同之处。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形成都不是偶然的,都有着一定的历史背景和存在基础。

1、国有企业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化中国乐器产业集群大多形成于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它是产生在改革开放以后,而不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呢?新中国成立初期,乐器的生产与销售形不成工业化生产模式,城市中只有少量的乐器手工作坊;当时经济发达程度和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都很低,乐器的生产与消费也根本谈不上形成市场。

20世纪50年代以后,社会主义工业化改造,形成了各个地区的国有或者集体所有制的乐器生产企业。其表现形式是在一些大城市有一二个综合性的乐器生产企业,这些企业是国家计划经济的产物,或者说是在政府指令下产生的。

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形成是国有企业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不断深化的结果。

20世纪70年代后期,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国各地的国有或者集体乐器生产企业与其他行业一样,开始进入“自我调节,自我生产,自负盈亏”的市场经济阶段,国家对企业不再实行包下来的政策,“企业吃国家大锅饭,职工吃企业大锅饭”暴露得矛盾越来越突出,国有乐器生产企业旧有的生产体制已经不能适应“以销定产,多品种,小批量”市场经济新形势。在这个情况下,国有乐器企业为了维持生存,大都采取把产品下放到乡镇企业生产,成立乡村乐器联营厂的模式,为城市国有乐器生产企业进行加工生产,从乐器零部件加工逐渐发展到成品加工,一开始乡村联营厂没有独立的销售权,只负责乐器生产加工,到后来连销售权也转到乡村乐器联营厂。比如,河北饶阳地区的民族乐器生产,江苏泰兴的提琴生产,都是通过这种转移方式形成的。

2、农村工业化进程的加快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经济体制不断深化,农村工业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实行农民个体经营制度,不仅使农村的土地使用权私有化,同时各种集体性质的村办或者乡办乐器联营厂的职能也不断弱化,原来的乐器集体企业逐步分化瓦解,大部分掌握了一定乐器制造技术的农民从联营企业中走出来,自己办厂,原来的乐器生产企业也被当地村官、乡官或者是原厂长承包,转为私有企业。这些企业的逐步形成和壮大,是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基础。这些企业的主导者也就成为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创始人,他们通过长期与国有企业的合作,在基本掌握了部分乐器的生产技术,销售渠道,原材料采购来源和部分技术工人的基础上,他们的产业发展也越来越大,在国家外贸体制全部放开以后,集群的企业基本上都获得了自营进出口权,大量乐器开始出口。这些企业发展起来后,进一步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关注和当地农村的青睐,由此吸引了更多农民加入生产乐器的行列,引发更多的乐器配件加工厂产生,其生产方式大多是以家庭手工生产方式存在。

上述与城市乐器生产企业有关的产业集群是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主体。比如,

江苏的泰兴黄桥镇“中国提琴产业之都”就是由原上海提琴厂实行产业转移而形成的;

北京平谷“中国提琴产业基地”是在原北京提琴厂实行产业转移基础上形成的;广州地区的“吉他产业基地”是在广州红棉吉他厂扩大加工业务的基础上形成的;河北饶阳、肃宁的“民族乐器产业基地”是在北京民族乐器厂向河北扩散加工点的基础上形成的。

扬州“古筝之乡”是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扶持扬州当地的一家乐器生产企业生产古筝,而逐步扩大发展起来,扬州的古筝引起了市政府的重视,并与古筝演奏艺术以及扬州当地特色雕刻漆品工艺相结合,形成如今具有鲜明特色扬州古筝。

山东龙口地区管乐器生产基地是当时北京管乐器厂实行跨地区联营扩大加工业务所形成的。

浙江湖州洛舍镇的“钢琴之乡”是改革开放时期,当地从上海钢琴厂“挖”走了三个工程师,开始兴办湖州钢琴厂,因而在当时还引发了一场官司,这场风波停息后,湖州钢琴厂不断扩大,扩散,逐步形成洛舍镇“农民造钢琴”独特的生产方式。

营口乐器生产基地的形成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当时国家为了抗美援朝的需要,将上海的钢琴、口琴、提琴、手风琴等部分乐器生产企业迁至营口,改革开放后,国有乐器生产企业转制,围绕这些产品逐步形成了一个多品种的乐器综合加工生产基地。

天津静海的管乐器生产基地,河北武强、深州的管乐器生产基地都与当时天津管乐器厂和北京管乐器厂有关,这些产业集群大多是通过与北京、天津管乐器厂加工零配件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

3、乐器产业集群的形成和演变的其他因素

1)与原材料产地有关。凭借当地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就地取材,就地加工,就地销售是改革开放不断深化以后形成的乐器行业又一种产业集群表现形式。比如:浙江中泰乡的“中国竹笛之乡”,河南兰考的“民族乐器产业基地”,前者是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制作竹笛最佳材料的苦竹,后者是当年“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录”所培育桐木原材料基地,桐木是民族乐器最为理想的振动音板材料。

2)与当地保留的传统工艺技术有关。目前天津静海的民族管乐器,山东郯城的二胡,武汉的响铜乐器,河北怀来新保安的响铜乐器,山东周村的响铜乐器,河北廊坊的儿童打击乐器都是在当时有一批生产乐器的匠人,改革开放以后,他们利用自己手中的技术,发展农村乐器加工以发家致富。

3)与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有关。中华民族56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色乐器,有的集中在某一地区加工,形成了民族地区的特色产业,如新疆民族乐器就集中在喀什的一个村里生产叫“新疆乐器村”,还有贵州玉屏县的“玉屏箫笛”,苏州二胡,云南葫卢丝等都是集中在一个地区生产,形成了相对集中的产业集群。

4)与外国乐器公司向中国内地转移有关。改革开放后,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乐器公司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和实现规模效益,便把某产品的生产技术转移到中国,在中国设厂,因而在中国某一地区形成了比较集中的产业集群。如山东潍坊的电声乐器产业基地是由于韩国转移电吉他生产技术而形成的。广东惠州地区有着20多家台资木吉他和电吉他加工企业,也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乐器产业集群。

二、 乐器产业集群的优势与弱点

任何事物都是一样,当量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产生“质”的变化,正像 “单支筷子容易折断,如果把一把筷子捆在一起时就不容易折断了”的比喻意思是一样的,与单个乐器生产企业相比,乐器产业集群在整体形象和规模效益等方面都有所不同。

中国乐器产业集群具有的优势:

1)受到当地政府的关注,虽然乐器产业集群在当地的经济地位并不突出,但它属于文化特色产业,大多数被当地政府确立为文化支柱产业,区域名片,重点扶持发展,因此中国乐器产业集群较容易得到国家和当地政府政策、财政、金融等方面的支持,以得到更大的发展。

2)乐器产业集群的企业相对集中,扎堆效应的产生,在知名度和影响力等方面相对容易提升,有利于国内外各种形式的贸易活动开展。

3)有利于各种资源的综合利用,如物流、资金流、人力资源等。

但当前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弱点也是客观存在的:

1)基本上由中小企业构成,缺少龙头企业支撑,品牌效益较差,多数产品属中低档产品,贴牌生产。

2)绝大多数乐器产业集群地处农村,企业生产模式大多属于传统手工业,劳动密集型产业,与现代制造业工业化差距较大,企业管理薄弱、厂房简陋、工人文化水平和技术素质相对落后。

3)绝大多数乐器产业集群并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各企业之间相互联系较少,竞争大于合作,按产业链配置资源和社会化分工协作水平还不高,没有建立相互依存,共同发展的模式。

4)一些出口型乐器产业集群中的各企业产品还存在着不正当竞争的状态,容易被外商所利用。

三、 中国乐器产业集群未来的思考

中国乐器行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乐器生产国和出口国,目前中国乐器经济呈现多元化发展态势,各种经济类型的乐器生产企业,国有、民营、外资齐头并进,在竞争中求得不断发展。

而乐器产业集群是中国乐器经济高速发展后形成的一种新模式,它构成中国乐器行业的一个新亮点,受到业内和社会上的关注。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中国乐器协会从2002年开始,先后通过《关于共建和授予中国乐器行业特色区域称号的行业规范标准》,授予江苏省泰兴市黄桥镇“中国提琴产业基地”称号,后升格为“中国提琴之都”,授予北京平谷区东高村镇为“中国提琴产业基地”,授予山东省昌乐县鄌郚镇“中国电声乐器产业基地”,浙江省杭州余杭区中泰乡为“中国竹笛之乡”。

乐器产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也受到了社会专家学者的关注,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王缉慈,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朱学友等分别将乐器产业集群调查研究纳入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产业集群的理论和实证研究”和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乡镇乐器专业化产业区的变迁与升级研究”科研课题的范围之中,他们带领学生长途跋涉,不辞辛苦地到我国多个乐器产业相对集中的地区进行专项调查和研究,写出了一批有较高学术价值的文章,对指导今后乐器产业集群的健康发展起到十分重要的指导作用。

中国乐器产业集群的发展也受到各地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各地政府不仅将乐器产业集群的发展纳入到地方中长期发展规划,以及“十二五”规划当中,同时也开始注重以乐器产业集群的形象进行整体宣传。如每年一度的中国(上海)国际乐器展览会上,山东昌乐县鄌郚镇“中国电声乐器产业基地”,浙江洛舍镇钢琴产业基地,营口市乐器产业基地也都开始以“乐器产业集群”的形象亮相。一些地区政府也开始准备投入大量资金,以乐器产业集群为主体打造各种类型的文化产业基地,如,北京市政府要打造“中国乐谷”,天津静海市要打造“东方乐器城”,营口市要打造“北方乐器之都”,河北武强县要打造“国际乐器产业基地”。笔者认为,目前中国乐器产业集群虽然得到了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但问题是宣传声势不小,真正付诸实施和取得效果不足。许多地区的乐器产业集群注重形式,忽视内在质量的提高。许多工作仍然停留在政府层面的宣传,而相关企业对这方面的意义和关注度并不够明显,积极参与度也不够,许多企业还处于观望状态。

中国乐器产业集群未来发展应当朝什么方向努力,北大王缉慈教授在《超越集群》(科学出版社,2010年)一书中写到:真正成功的区域是拥有别的区域难以模仿的创新优势的区域,是具有持续发展能力的区域。我感到这就是中国乐器产业集群未来的努力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