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缅怀一代宗师——莫纳西

2018-03-15 中国乐器协会信息部

(转载本网新闻 请注明出处!)


我们敬爱的提琴制作大师莫纳西突然去世,使全世界提琴制作界感到震惊,使全世界的音乐界感到万分悲痛。


莫纳西大师,是一位伟人。他的伟大,不仅是由于他掌握了精湛的制琴技术,而是他在提琴制作艺术领域达到的里程碑式的高度,在重塑意大利现代提琴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在世界提琴制作界的深远影响。

莫纳西大师1934年7月2日出生于Udine省的Cedarchis小镇,1951年获得助学金到克雷莫纳国际提琴制作学校随匈牙利老师Peter Tarta学习。1960年后,20世纪最伟大的三个意大利提琴制作家Giuseppe Ornati,Ferdinando Garimberti和Simone Sacconilai来学校任教,Gio Batta Morassi通过向他们的学习和自己的刻苦钻研,树立了自己特有的风格并成为世界最高水平的提琴制作家,用10枚金牌确立了自己在国际提琴制作界的地位。


莫纳西大师对克雷莫纳现代提琴的复兴作出了重大的贡献,许多意大利现代派最重要的制作家如Primo Pistoni,Nicola Lazzari,Giorgio Scolari,Lorenzo Marchi,Stefano Conia,Corrado Belli,Riccard Bergonzi,Bruce Carlson和他的儿子Simeone Morassi等都是他的学生,还有许多更年轻的提琴制作家出于他的门下,甚至他学生的学生,第三代,第四代的学生,正在成为现代克雷莫纳学派的中流砥柱,从这个角度而言,莫纳西大师是当之无愧的现代意大利克雷莫纳学派的教父。


莫纳西大师对提琴艺术的影响不仅限于他推动了意大利提琴制作业的发展,他对国际提琴制作界也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学生不仅有意大利人,还包括了世界各国的制作家。比如中国的我,高彤彤,逯翔,法国的Pierre Barthel,俄国的Juri Pociekin日本的Iukyo Ozaky,Takao Iwai等等,通过这些学生,他把意大利提琴制作艺术介绍给全世界,提高了全世界的提琴制作水平,为人类带来了更多美好的乐器。莫纳西大师还是许多国际比赛的评委,通过国际比赛成就了许多青年提琴制作家,他是一位真正为世界提琴艺术作出了巨大贡献的伟人。


我本人有幸在1985-1988年在莫纳西大师的工作室学习了3年,亲耳聆听了大师的教导,得到大师的指点,在大师的指导下我才懂得了什么是提琴制作艺术。我向大师学习的不仅是制作提琴,更多的是向他学习一种对待生活和对待人生的态度。比方说,他对自然的热爱,特别是对大山的热爱。我们一起上山采蘑菇,一起在山涧里钓鱼,一起劈木材,一起喝酒聊天。在工作室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访客,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接待客人,对前来请教的年轻学生,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指出各种细节的不足之处,然后给予充分的鼓励。从来没有见过他拒绝一个前来请教的年轻人。1987年我在保加利亚获得双金奖的时候,大师非常高兴,他对我说:“郑,你要请客让我喝一个月的酒!”。1990年我在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节提琴制作比赛中获得金奖,莫纳西大师对前来祝贺的中国驻苏联大使说:“郑是你们中国的骄傲也是我们意大利的骄傲,说他是中国的骄傲因为他是中国人,说他是意大利的骄傲因为他是我这个意大利人教出来的学生。”此时此景,历历在目,但大师已作千古。


莫纳西大师多次来中国参加展览,举办讲座,为中国提琴制作水平的提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特别是2010年举办首届中国国际提琴制作比赛时,莫纳西大师从开始就参与策划,并亲自担任评委。我记得他当时已经是74岁高龄。我要给他买一张商务舱的机票,作为国际评委和德高望重的资深评委,这无可非议,但他婉言拒绝,一定要坐经济舱来中国而且买了需要转机的廉价机票。在2013,2016年举办的第二,第三届比赛中,他又不辞辛苦,不远千里前来担任比赛名誉主席,直接指导工作。在比赛的开幕式上,他对中国提琴制作界取得的进步给予充分的肯定。在比赛的闭幕式上他和参赛选手和评委们围着篝火跳舞,甚至还像老顽童似的跃过火堆,还用裸手抓把通红的木炭往别人手中送,引起一阵阵惊呼。2017年5月国际提琴制作大师协会在北京举行全体会议时,他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不能前来。在电话中他要我向国际大师协会的各位朋友问好,要我暑假去山里看他,还说2019年的比赛,他一定会再来北京,谁知这一别千古,竟成了我们最后一次的通话。


Morassi大师离我们而去,但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提琴将继续歌唱500年,他的信仰,爱心和艺术还活在我们这些学生心中,并通过我们和我们的学生,学生的学生世代相传。我时时能感受到老师从天堂注视我们慈祥的眼光,他用他毕生的爱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郑荃)

行业资讯 more
企业动态 more
音乐文化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