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会名单

理事长:

王世成

秘书长:

陈晋武

 

 

副理事长:

 

中国乐器协会

曾泽民(常务)

中国乐器协会

王松美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

王国振

广州珠江钢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李建宁

泰兴凤灵乐器集团

李 书

上海艾克斯尔乐器音响有限公司

刘卫国

上海知音音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朱文玉

天津市津宝乐器有限公司

刘运斌

宜昌金宝乐器制造有限公司

吴天延

河北金音乐器集团有限公司

陈学孔

海伦钢琴股份有限公司

陈海伦

北京乐器研究所

张小川

上海钢琴有限公司

杨盛惠

武汉艾立卡电子有限公司

张鉴堂

中央音乐学院提琴制作中心

郑 荃

森鹤乐器股份有限公司

罗建峰

北京星海钢琴集团有限公司

祝宁伟

得理乐器(珠海)有限公司

盛子斐

广东声凯乐器有限公司

黄志康

四川盛音乐器有限公司

黄茂强

功学社(天津)商贸有限公司

林志明

吟飞科技(江苏)有限公司

范廷国

广东红棉乐器有限公司

何志强

河北乐海乐器有限责任公司

宋从甲

上海乐兰电子有限公司

程建桐

福州和声钢琴有限公司

池家森

江阴金杯安琪乐器有限公司

时建明

烟台博斯纳钢琴制造有限公司

孙  强

入会须知

入会须知:

一、凡从事乐器生产、经营、科研、教学以及与之相关的企业、事业单位,承认本协会章程,按时交纳会费,积极参加协会组织的有关活动,遵守行规行约,均可申请加入中国乐器协会,成为乐器协会团体会员。
二、申请参加协会的单位,须如实填写《中国乐器协会团体会员申请表》(用兰、黑碳素笔书写,字迹清晰工整),并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和产品注册商标复印件 各一份
三、申请入会的单位,经审核批准后,即可成为中国乐器协会团体会员,发给《中国乐器协会团体会员证书》。
四、根据《中国乐器协会章程》的规定,会员必须交纳会费,会费标准为 1000 /年。
五、请将有关材料备齐后邮寄至中国乐器协会。

产业集群
当前位置: 首页 产业集群

小提琴奏出大乐章:泰兴溪桥小提琴产业区发展的思考

 

浙江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   沈 璐

 

摘要:泰兴溪桥小提琴产业区的形成是一个空间集聚的奇迹。本文研究其发展历程、产业特征,分析了泰兴溪桥小提琴产业的发展困境。在此基础上,论文从追求高附加值、创新环境建设、构建文化产业链和健全机制等四个方面提出了泰兴溪桥小提琴产业区升级的几点建议。

1 引言

20世纪70年代末期以来,在日趋激烈的全球经济竞争背景下,区域发展问题逐步成为国际学术界研究的一个热点领域。其中,在经济地理学和区域科学领域,产业区研究作为当代经济学的新热点而受到了学者们的极大关注。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从一个初级工业化国家变成世界制造业基地。经过30年的发展,在经济特区和沿海开放城市形成大量以代工(OEM)为主的外向型专业化产业集聚区。这种以数十个甚至千百个中小企业组成地方生产系统并从事专业化生产、通过分工而获得经济优势的现象在我国非常普遍。从地理分布来看,沿海省份甚密,中小城镇明显,甚至出现在很多乡村。从产业门类来看,消费品产业为主,甚至出现在商品农业中。无论在产业区的数量、产业区内企业数量,还是产业区的产值等方面,均呈现较快增长。这些专业化产业区制造了大批量且廉价的工业产品, 其中出口“世界第一”的有上千种之多[1]

泰兴溪桥小提琴产业区就是盛开在长江之滨的一朵奇葩。位于苏北平原黄桥老区的泰兴市溪桥镇,有70多家小提琴制造企业,100多家乐器配件制造厂,年产各式提琴60万把,木吉他、电吉他等乐器80万套,90%以上的产品出口五大洲的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镇有2.5万人从事乐器制造,他们以该地区70%的劳动力创造出占国内70%、占全球30%以上的提琴产量。截止2009年底,溪桥镇累计出口各类提琴500万把,实现外贸收购额30亿元之多,被全球演艺界誉为“提琴王国”。 2006121,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乐器协会正式授予江苏省泰兴市溪桥镇“ 中国提琴之乡” 的荣誉称号。2010年,溪桥镇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与中国乐器协会联合命名为“中国提琴产业之都”[2]

2 溪桥小提琴的发展历程

溪桥镇小提琴产业的成长史几乎就是乡镇企业发展历程。它借助区域经济优势,发展特色产业,打造乐器产业集群,并且勇于走出国门,奋力开拓国际市场,不仅使小提琴产业成为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还营造出怡人的“小提琴文化”,极大地促进了溪桥镇的精神文明建设,演绎出经济和文化双赢的佳话。

改革开放带来的机遇,让昔日提琴手工小作坊,发展成为年销售额2亿元的全国最大的提琴生产企业。1968年两位上海提琴厂的下放职工在故乡溪桥建小型乐器配件厂,为上海乐器厂加工琴头和弓杆。这成了溪桥镇乐器制造的开端。1970年这家区区小厂年产小提琴琴头5.2万只,琴弓5.2万支,企业渐成规模并相继生产小提琴、吉他、尤格利利等西洋乐器,通过上海外贸口岸出口东南亚地区。到1979年,生产资料凭指令性计划供应采购难、平均分配的工资机制调动工人积极性难、资金人才技术缺乏扩大再生产难、供求脱节产品销售难等问题使得工厂濒临倒闭。 1984年全国倡导开展城乡联营搞活经济,利用城市工厂向乡镇企业输送人才、技术、原材料和资金,共同生产经营使乡镇企业的产业结构逐步优化升级,提高竞争力。当时的厂长李书顿时感到机遇来了,于是他不厌其烦地到上海提琴厂跑项目、求支持。1985年初,他和上海提琴厂签定联营协议后,获得了40万元资金和整套提琴制作核心技术。8年后,乐器厂产值突破1000万元,成为全国提琴行业“十强”企业。20世纪90年代,溪桥地区的乐器制造产生裂变效应,先后衍生出多家乐器厂,其中泰兴溪桥提琴厂的产销量占该地区乐器总量的80%左右,跃居全国提琴制造业之首,被江苏省人民政府命名为“江苏省明星企业”,厂长李书被授予“明星企业家”称号。1996年,与美国某著名乐器销售公司合资,建立“凤灵乐器有限公司”。国际资本的注入使企业不断做强,3年内企业实现年销售收入3500万元,90%产品实现出口,昔日的小企业逐步成为国际乐器市场的“巨无霸”。

在世纪之交,乡镇集体企业中又掀起一股体制改革的热潮。此时,时任厂长的李书抓住机遇,推行企业改制,出资买下了自己多年苦心经营的企业。其后,公司在美国洛杉矶直接成立销售公司,当年销售额4300余万元,一举成为全国最大的提琴生产企业。

如今,溪桥提琴已远销美、英、法、埃及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李书管理的凤灵乐器公司成为全世界生产小提琴数量最多的企业,成为真正的“提琴王国”。同时凤灵公司还被世界权威乐器杂志《音乐贸易》列为全球乐器音响制造业225强之一。

从当初仅仅能加工琴头琴弦的小作坊,到现在全世界最大的提琴制造工厂,溪桥提琴产业走过一段段艰辛创业之路。如今溪桥镇每年都要举办“提琴文化科技节”,通过这个平台,来自各地的乐器制造家们交流技术创新,至今已取得40余项专利,使得溪桥镇提琴制作品质和工艺不断走上新台阶。

3 溪桥小提琴产业的发展困境

3.1 处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

虽然,泰兴溪桥小提琴产量已占全国提琴总产量的70%以上, 满足全世界30%的市场需求,,产品销往欧美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是溪桥主要生产的是普及琴和学习琴,普及小提琴的利润率相当低。再加上在市场竞争中,企业相互压价,原材料价格上涨,一把小提琴的价格被压至不到两百元。此外,溪桥的小提琴企业大多没有自己的品牌,主要靠做代加工(OEM)为主。品牌知名度和工艺水平决定在价值链中所能够分配到的利润水平。 来自美国营销业内分析数字显示, 品牌厂商的平均产品毛利率为27%, 而普通厂商的平均产品毛利率仅为10%

3.2 待开发的国内大市场

泰兴市溪桥镇最大的凤灵乐器每年销往欧美国家的份额占其生产总量的97%, 而内销占国内市场的份额却只有3%。工艺提琴外销份额达到99%。显然,国内市场巨大的消费能力还没有得到有效的开发。据数据显示, 中国目前有5000万儿童在学习钢琴, 另外有1000万儿童在学习小提琴, 而这个数据还在不断地往上攀升。就在黄桥镇, 这两年也出现了大量的艺术培训班和乐器专卖店,由此可见国内市场也是相当可观的。

3.3 潜在竞争者的威胁

在国内, 北京和广州都是小提琴生产的重要地区,他们相对于泰兴的优势不言而喻。除了具有渠道网络优势和技术优势以外, 北京和广州的城市名片作用使得处于该城市的小提琴生产商可以更加贴近市场,拥有更好的资金支持。如今, 在北京、广州等地的企业迅猛发展的前提下, 该镇仍能占据国内产量的头把交椅靠的是比较优势资源—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优势。随着长三角经济的日益发展,劳动力成本也随之提升, 这一优势也会逐渐消失。

除此之外,人才的缺失(尤其是高级制琴师)也是溪桥小提琴产业面临的一个困境,作为乡镇很难留得住人才,他们更愿意去大城市发展。目前,在溪桥小提琴企业中,经验丰富的制琴师大多是外聘的,并且不是长期呆在溪桥镇。

4 对泰兴溪桥小提琴产业区进一步发展的思考

4.1 追求高附加值

一是继续接受大批量订单,在全球价值链中学习和升级,尽管短期来看会有微薄利润,但这条路会走得很艰难,难以摆脱大贸易商的控制。因此,“抱团”,即合作行动,以发挥集体效率是重中之重。当然,这需要进行政策干预,并发挥协会的作用,促进产业联系,增强学习效应,联合应对外部激烈的竞争环境,使初级的集群能够成长。

二是创立自主品牌, 增强产品国际竞争力。民营小提琴企业要求生存、求发展, 首先要摒弃单纯依靠代工(OEM)的粗放型增长方式, 而应该致力于提高产品的质量, 建立自有品牌, 以质取胜。泰兴溪桥的小提琴产品出口量虽然很大, 但加工贸易占据了很大部分, 企业可以从代工中获得的利润大约只占产品全部市场利润的10%左右。目前, 我国小提琴企业能够拥有国际知名品牌的屈指可数, 泰兴溪桥的小提琴企业要在国际市场中谋求到核心竞争优势, 必须转变经营方式, 在代工的基础上学习国外名牌产品的生产技术、制造工艺以及管理模式, 了解产品渠道、营销手段, 不断加大研发投人, 持之以恒地培育出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系列名牌产品。

创建品牌,通过品牌信誉的产品来营造市场壁垒,并不是从旧有的OEM 到高附加值生产的唯一途径。企业可以有多种方式,发展新的高附加值的生产活动,例如设计独特的产品,以及缩短生产周期和快速转向。在此过程中,生产的灵活性是重要的,要生产出能满足顾客千差万别需求的产品,要快速觉察到趋势变化并作出反应,要将产品迅速交付客户,要能够在生产车间同时加工不同产品并灵活转换产品,实现柔性生产。

4.2 创新环境的建设

新产业区最大的源动力是内部不断的集体创新与突破。要切实推进产业区的发展, 必须注重在发展中实现管理、技术、人才、资金等多种要素的创新,以及借鉴、引进国外先进经营理念、方式、人才并与实际相结合的再创新。实现包括观念创新、制度创新、机制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等在内的的创新, 具体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进行:

一是创新与企业家精神密切相关、活跃的企业家群体是产业集群创新的重要源泉。因此, 要通过积极建立技术共享、信息交流等支撑体系来帮助集聚空间内企业家的活动, 培育活跃的企业家群体。同时要加强专业性知识和人才的流动, 促进区内企业间的学习和创新活动; 要积极引导高等院校与科研机构同企业的创新合作。

二是必须在更高层次上加强软环境的建设形成鼓励创新, 保护创新大环境。政府应该对创建生产技术信息中心、标准、测试和质量控制中心、产业研究与开发实验室等组织机构提供资金和管理上的帮助。这些服务性机构的存在, 有利于创造一种支持企业创新和学习的良好环境。

4.3 琴艺谋合构建乐器文化产业链

一是加强演艺培训。演艺培训是推动乐器发展的基础和动力。一个产业区的发展和其地方根植性有很大的关。溪桥镇应充分利用凤灵文化艺术中心这一耀眼的产业发展平台,继续普及小提琴学习。另外,定期聘请国内外大师级的制琴师和演奏家来溪桥交流学习。

二是致力于文化产业园区建设。为进一步将我国的乐器产业融入全球文化市场,建设一个以产、学、研相结合,科、工、贸为一体的国际化产业区是很有必要的,这样可以使原先单纯的乡镇企业集群,走上产业区的发展道路,有利于提高企业合力,增强国际竞争力。

4.4 建立健全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的体制机制一是健全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的企业制度。积极引导企业建立规范的现代企业制度,完善促进民营企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充分发挥民间资本在扩大内需中的积极作用。

二是健全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的政策引导机制。完善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的利益导向,使产业转型升级成为广大企业和各级各部门的内在要求和自觉行动。应探索建立市场供求关系、资源稀缺强度、环境损害成本的生产要素价格形成机制,完善生态补偿、污染排放控制等制度,引导市场主体形成有利于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的生产模式和消费方式。

三是健全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的行政管理体制,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减少审批环节,提高办事效率。

参考文献:

[1] 王缉慈,.经济危机背景下对我国专业化产业区的反思——重温意大利式产业区的价值[J]. 地域研究与开发, 2009,28(3):1-6.

[2]孟建军.溪桥镇获授中国提琴产业之都称号. http://www.cmii.com.cn/c/cn/news/2010-01/27/

news_3877.html__